大城市让人爱恨交加

  高考时,大家都想要去北京上海求学,工作时,大家也这么想么?

  从数据看,帝都魔都让人有些爱恨交加,过于激烈的竞争和高昂的生活成本,让不少毕业生望而生畏,北京上海两地毕业生留在本地的比例分别为51%和62%,考虑到这当中还有不少是本地人,因此外地学子能最后在北京上海落脚的比例会更低。

  不过有意思的是,就像围城一样,里面的人想出去,外面的人想进来,有人想逃离北上广,也有很多人拼了命也要当北漂。北京在全国城市中,流出量是全国第二,流入量是全国第一,数量也差不多,真是典型的“围城效应”了。

   西部开始隆起人才高地

  从数据来看,中西部地区大学生向东部沿海地区呈现净流出的状况,大学生毕业生这样相对高素质的劳动力分布,呈现明显的东高西低格局。

  最典型的是广东,净流入率达到了12.61%。这个GDP连续20余年高居全国第一的省份,是全国各地人才汇聚到一起,共同建设的成果。而作为边远地区的西藏,大学生毕业生留下建设世界屋脊的比例在各省份中排名最低,只有42%。

  尽管人才东西分布不平衡的整体格局未变,但我们也欣喜的看到,中西部人才流失有止血之势。以前那种不仅孔雀东南飞,连麻雀也留不住的局面正在改变。数据显示,小部分中西部省份开始出现大学毕业生净流入的状况,内蒙古、新疆、贵州三地在净流入排行榜上分列5、6、7位,开始隆起为新的人才高地,这对国家正在开展的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无疑是一大好消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