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西省朔州市山阴县薛??乡有30多年饲养奶牛传统,在薛??乡薛??村村口,记者遇到几位正在商量卖奶牛的村民。“去4351af65d253a90f5eb90aa0946a6b65初一头奶牛值2万多元,现在只有一万来块钱,卖给园区的奶牛价格稍高一点,但还给不了现钱,园区答应只能三年内付。”村民张珍告诉《经济参考2cf533e5cc5416927c6356b51c2f765b》记者,他原先有11头奶牛,其中一半已经当肉牛卖掉,剩下这几头实在舍不得杀,准卖给养殖园区。

  另一位村民刘6e152e8c082924bbee0721635df0a1259894007b75d6348c9f4f5f7572fad说,他原先养了40多头,今年4月全部都处理了,一共赔了十几万元。“钱大多是跟戚朋友借的利贷,也不怎么还!现在奶农手里基本上没有牛了,我们村的奶牛养殖已经走到了尽头。”他说。

  薛??村只是一个缩影,受到养殖行情影响,曾经帮助农户发家致富的奶牛养殖,已与他们渐行渐远。 

  记者近日在山西省传统的奶牛养殖地区朔州市了解到,受国际奶价持续下跌、市场需求不旺、乳企限收拒收等因素影响,中小奶农纷纷弃养“离”,信心不再,养殖园区持续亏损,进退维谷。

  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在采访沿线看到,一些养殖园区已经“牛去园空”。山阴县合盛堡乡奶牛养殖合作社负责人陈永和告诉记者,合作社共有12家养殖园区,除2家勉强维持外,其余都在赔钱,面临倒闭。

  陈永和带记来到附近的一个养殖园区,占地一百多亩的园区杂草生、空空荡荡。该园区负责人吴栋说:“去年园子里有460多头奶牛,每天能产3吨鲜奶,现在只剩下200来头,一天只能产900公斤。”为了节省开支,吴国栋辞退了多个工人,自己兼做几项工作。“建这个园区投资380多万元,现在100元想出手也人要,我还有200多万元的53c58d236d6d681a87aef2f0e9fb4d0b,加上每个月园区的开销,没法撑下去了。”

  7f7692aeed1e1d5c1d2143b34f5f1523在山阴县采访了解到,当地的乳企收购鲜奶价格只有3元/公斤左右,而奶农成本却在3.2元/公斤以上。“现在养得越多,赔得越多,有些2deee907e65afbeb6b313f4cc7664412区只能降低成本49f7097857412c72ad029b3b144c982e,结果奶质下降,价格更低,形成恶性循环。”26aa7df14b89c9c7c9fd286d26a9a25e些奶农反映,“在奶源供大于求的情况下,乳企一定a8effa3d758e13e2362dacfbd709d8db想方设法降低收购价格。”

  由于进口乳制品价格走低,乳企开始各种借口减少鲜奶收购量。从去年开始,朔州市几家主要乳企都有不同程度限收。当地乳企还不时1056013cdeac5c2dfed5a52738a561c5限量收购的规定,多余的鲜奶奶农只能自行处。薛??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园区负责人说:“无是拒收还是7481b35a6d18a69b5fbc942bbe8d3fc5收,多出来的鲜奶只能倒掉,我们也不敢和乳企168c49289e571d1311998570aa69d112,得罪了人家就更没活路了。”

  处于强势地位的乳企还在不断提高饲养标准和规模,一些苛刻的条件让奶农望而却步。据朔州市畜牧局工作人员介绍,目前一些乳企要求养殖园区必须限期整改,以达到乳企规定的鲜奶产量和饲养标准,逾期未完成的,将全面拒收。

  “从某a6a6348f2de403ef2d7c5bf29b9acac4意义上讲,乳企决定着奶农的命运。”陈永和说,目奶牛养殖结构发生了根本变化,过去家家户户养奶牛的情况已经一去不返,不仅是中小养殖户在这次危机中被迫退出,就是有一定规模的养殖园区,在这么多苛刻的条件下也很难生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