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过十天半个月,荔枝就会落地腐烂,果农满脸愁容再过十天半个月,荔枝就会落地腐烂,果农满脸愁容

  

  闽南7月1日讯  今年漳州云霄荔枝产量2 万多吨,比往年翻番,按说是件开心事,可果农们却很揪心。往年收购价每斤1 元以上,今年却在0.6 元以下,扣掉成本,所剩无几。

    漳州市农业局种植业站站长蔡建兴表示,出现问题的主要是乌叶荔枝。因为稳产,大多农户不愿改种其他晚熟品种,因此大量荔枝无法错开上市期。因为 气候原因,今年荔枝早熟,提前大半个月,与广东、海南等外省荔枝产期叠加,一些客商还在外省收购,而本地产量大,收购商少,价格也就低下去了。

  再过十天半个月,荔枝采摘期一过,就会落地腐烂,果农们盼着收购商尽快前来。如果您想收购,可联系海都工作人员小,联系热线:13599665108。

  收购价低扣除成本不赚钱

  “我种了30 多年荔枝,今年的行情最差了。”面对满山硕果累累的荔枝,云霄县火田镇岳坑村朱解平十分无奈。他是个地地道道的果农,主要靠种植荔枝维生,共种了约300 棵乌叶荔枝树。

  往年,行情最好的时候,他一年能收入2 万多元。去年,乌叶荔枝收购单价在1 元以上,但由于减产,他只赚了6000 元左右。今年,他终于迎来大丰收,总产量预计1.2 万斤,可收购价却在0.6 元/斤以下,让他犯了愁。“化肥、雇人采摘的工钱,保守估计就要花掉5400 元,如果按照0.6 元/斤卖,这些成本就要耗掉我9000 斤的荔枝,基本没钱赚。”

  往年,他家种的荔枝一般在7 月1 日开始采摘,可今年由于气候等原因,荔枝早熟,6 月20 日左右就开始采摘了,“荔枝成熟后,挂果时间一般只有20天左右,再不采摘,会自己落地腐烂”。

  不少果农忧心忡忡,希望商家能在看到报道后,尽快前来收购。

  产量翻倍遭遇上市重叠期

  岳坑村党支部副书记朱锦彬介绍,全村约1100 户,几乎家家户户都种荔枝,全村年产量约100 吨,现在普遍碰到收购价偏低,影响收入的情况,他已向火田镇政府汇报此事。

  云霄全县共有7 万亩荔枝,今年大丰收,产量达 2 万多吨,而往年产量是1 万多吨。在云霄,火田镇、和平乡、东厦镇、列屿镇等沿海地区是荔枝高产区。其中,火田镇有22 个村,每村都种荔枝,面积约3 万亩,今年产量为5000 多吨。

  火田镇党政办主任朱铜林说,以前荔枝集中上市期都有外地收购商前来购买,要是再晚十天半个月再上市,收购商们也赶来了,收购价格就会提高;可今年因为产量提高,与外地的集中上市期重叠,导致价格无法提上去;现在希望收购商们发现云霄又大又甜的荔枝,前来收购。

   品种单一云霄诏安现滞销

  漳州市农业局种植业站站长蔡建兴介绍,漳州 85%的荔枝是乌叶品种,同比去年,今年全市荔枝产量增加了20% ~30%,总面积是45 万亩,产量达13 万~14 万吨,主要分布在诏安、云霄、漳浦、龙海。

  其中,兰竹品种主要作为鲜果出售,如果结果量多,还可做成干果,在销路上影响不大。在销路上出现困难的,是诏安和云霄两地的乌叶品种。按照往年 情况,应当是在小暑,也就是7 月7 日前后才采摘上市,今年却提前了大半个月,与广东、海南等外省荔枝产期叠加。再加上气候好,结果率高,一些客商还在广东等地收购乌叶,本地产量多,收购商 少,价格也就没办法提高。

  目前,诏安乌叶收购价 0.4~0.6 元,兰竹0.9~1.2 元;漳浦乌叶收购价0.7~1 元;云霄乌叶收购价是0.5~0.7 元,兰竹收购价为1.3~1.5 元。

  “诏安和云霄乌叶稳产,是主栽品种,大多农户不愿改变产业结构,气候好时,同样的品种大量结果。如果农户能改变思路,换种一些嫁接存活率高的晚 熟品种,错开上市集中期,就能使得价格提高。”蔡建兴说,往年都是靠漳州的加工厂、罐头厂等收购乌叶荔枝并进行深加工,加工量可达到3 万吨,而其他多是通过错开上市期,由外地客商收购。

  蔡建兴认为,要改变现状,一是农户要改变产业结构,如九湖和漳浦已有农户成功改造荔枝品种,滞销状况就少出现。二是种养大户要改变营销模式,可 通过微信、微博、电商平台,通过龙头企业、荔枝深加工行业、荔枝协会推广荔枝品牌,也可形成特色果园,在荔枝园形成林下经济,以天然独特生态型的采摘园吸 引客源。

  另外,目前荔枝价格不高,建议市民适量购买食用。 (海都记者 林深圳 方锦燕 白志强 文/图)